首页 > 社会责任 > > 正文

大卫·古德尔(David Goodall)给自己提前举行的一场葬礼

日期:2018-05-15 15:42:47编辑作者:www.33gvb.com
这场「预告死亡」的新闻发布会,几乎是大卫·古德尔(David Goodall)给自己提前举行的一场葬礼。
 
104岁的他蜷缩在轮椅里,满脸涨红,似乎用尽所有力气清晰地说出自己人生最后的决定:「明天我将终结我的生命,这是我自己的选择。」
 
古德尔是澳大利亚著名植物学家和生态学家,大半生穿梭在丛林、沙漠、湿地等无尽的田野调查里。这一次,他从澳大利亚飞抵千里之外的瑞士,因为只有在这里,他能够合法地进行安乐死。
 
作为澳洲最长寿的科学家,他一遍又一遍向家人与媒体解释:他太老了,看不见了,走不动了,没办法再做自己爱做的事情,是时候离开这个世界了。
 
5月10日,在瑞士巴塞尔郊外的LifeCircle诊所,古德尔在医生与家人的注视下,亲手结束了自己长达104年的生命。
 
文丨杨宙
 
1
 
古德尔离世前,LifeCircle诊所的医生为了确保安乐死完全出于其个人意愿,特意让他回答了几个问题:你是谁?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?为什么你要来LifeCircle?你知道你用药之后会有什么后果吗?
 
古德尔平静地回答完了四个问题后,输液管的开关交到了他的手上。只要他轻轻滑动,就可以终结自己的生命。
 
他躺在一张小床上,窗外是触手可及的绿树。他的家人与医生站在床边。现场如他所愿,播放起了贝多芬的《欢乐颂》,里面有他牢记的歌词:
 
欢乐女神圣洁美丽
 
灿烂光芒照大地!
 
我们心中充满热情
 
来到你的圣殿里!
 
大家屏气凝神地看着他,子女们开始啜泣起来。他滑动了开关。
 
安静地躺了30秒之后,古德尔突然大声喊了一句:「This is taking awfully long time(这也花太长时间了吧)!」一屋子人顿时被吓住了。他们不知要为他最后的幽默而笑,还是要为他最后的弥留而哭。过了不久,医生确认,104岁的大卫·古德尔已离开人世。
 
这一幕,是远在瑞士的Phillip Nitschke通过电话向《人物》记者还原的。Nischke是古德尔相识多年的好友,也是「ExitInternational」组织的创始人,这个澳大利亚的非营利组织成立于20多年前,倡导安乐死合法化。古德尔是最早的一批会员之一。
 
Phillip Nitschke还记得,20年前刚认识古德尔时,眼前还是个「80来岁的年轻小伙」,「remarkably fit(健康极了)」。
 
当时已经退休快20年的古德尔被伊迪斯科文大学聘为荣誉教授。尽管没有薪水,他还是准时准点地按全职工作去做。每周有四天,他要乘一趟火车、两趟巴士,花一个半小时去上班。
 
古德尔1914年出生于英国伦敦,1948年移民澳大利亚。从1979年开始,古德尔就不再从事全职工作,但一直活跃在学术领域。
 
在长达70年的职业生涯里,他获得了3个博士学位,发表过100多篇学术论文。直到102岁时,他还在给生态杂志写评论及编辑论文。他是最早研究温室效应的科学家,他编辑出版了30部世界生态系统丛书,描述这个星球上的生物群落。30本树干色的巨著排列在他办公室的书架上,涵盖了他对生命的观察与体悟。
 
古德尔有过三段婚姻,在人生后期的一大段时间里,他都独自居住在西澳大利亚城市珀斯的一间小公寓内。下班之后,他爱打网球,更喜欢和年轻人一起演舞台剧。他最喜欢的一个角色是《李尔王》里的葛罗斯特伯爵,97岁接受采访的视频里,他还激动地讲述着葛罗斯特的双眼被抠掉时的惨状。他把演戏当做维持健康的必需品,「记台词有助于我的大脑,和年轻的演员们一起工作让我更健康。」
 
那时他的驾照还没被吊销,他常常开车兜风,或是坐上小型直升机,到偏远的地方考察牲畜。他喜欢穿梭在丛林里,一株株分辨周围的植被,听鸟儿的啼鸣萦绕树梢。
 
在亿万年繁衍而来的植物王国里,耄耋之年的他实在是太年轻太渺小了。可在人类的生命循环里,古德尔已经抵达暮年。

相关文章